寻它

众里寻它千百度

蓝涣江澄向


蓝涣在云深不知处见多了魏婴偷亲蓝湛。
当即心里生出这样一个想法:什么时候,晚吟也会偷偷亲我就好了。
心里几番思量,决定亲自去云梦莲花坞找江澄一诉内心苦思。
“你来干什么?”见了蓝涣,江澄又是一副小媳妇生气的模样。
蓝涣欲言又止:“晚吟,我......”
江澄嘴角抽了抽:“别这样叫我!”突然又觉得语气太过激烈,稍稍放柔:“有事?”
蓝涣轻咳一声:“没什么,我就是想,让你偷偷亲我一口。”
“......”江澄脸颊一红。
见江澄不说话,蓝涣心里隐隐有些不安:“晚吟,你可是生气了?”
“没有!谁要偷亲!老子光明正大!”
蓝涣被江澄的气势震住,微愣。随即反应过来,朝江澄温柔一笑:“好。”
见蓝涣笑容如此,江澄只好硬着头皮凑上去,在那人薄唇上轻轻碰一下,又马上避开。
蓝涣怎么会放过主动送上来的猎物,趁机便按住江澄的脑袋,加深了吻,将舌头向里面伸了进去。肆意侵略着他的口腔,绕着他柔软舌尖舔舐唇瓣, 吻着他唇瓣,扫过着温热口腔里每一寸地方。
“唔,唔......”江澄差点就喘不过气来,身边人灼热的鼻息和急促的呼吸使他生出一种强烈的窒息感,嘴角也流下透明的津液。
受,受不了......
张开嘴,对着那人侵略进来的舌头狠狠一咬。
蓝涣捂住嘴,踉跄地往后倒退几步。
“哼,叫你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。”江澄看着蓝涣狼狈的模样,得意的笑。
蓝涣一脸无奈。明明是你自己说要亲我的,怎么又变成我在耍流氓了......
袖子轻轻擦拭着嘴角,抬眼向那人傲娇的人望去。只见他眉间几分风情,面色绯红,气喘吁吁,嘴边还残留着两人刚才亲热的痕迹。
很是,动人。
不禁上前将他搂入怀里,靠近他耳边轻语:“晚吟,我喜欢你......”
江澄脸上红的要滴血,别开脸,羞着不语。
“晚吟。”
“干什么?”
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“你,你抱我抱的这么紧,我都要难受死了,还怎么说...唔,唔你又来!”
............
以下为不可描述。
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......

【双杰】云梦曾少年

新岁正月初七,一场江南罕见的大雪悄然而降,足足下了三天。
现在雪势虽已渐小,但是外头天寒地冻,依然冰雪封凝。
望着外头的白茫大雪,江晚吟低声轻叹。
“姑苏也下雪了吗?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”
此夜月出,雪月争相辉映,银白色的月光映在白茫茫的大雪之上,晶莹剔透,清亮如玉。
寒宵静坐于屋檐之上,一壶热酒仰头入肠。
皑皑白雪覆满屋顶,冰琢玉砌,月光与雪光互相激射,空明澄澈之间江晚吟独自做着一个空梦。
那年曾有一个人,也是在这屋顶之上,信誓旦旦地说。
将来他做家主,他就做他的下属,守护他一辈子。
他们说好的。
现在却只剩下空荡誓言。
独自饮酒,仰头而望。
混茫的一片天空,荒寒空寂的夜色令人迷惘。
恍惚迷离间,江晚吟忍不住嗟叹离怨,悲哀的目光久久不能收回。
“魏无羡,你这个骗子。”
独自端坐,怅然若失。此夜的雪月之观,平生亦不屡遇。
这种漫无边际的思念,亦是无法平息。
独自忍受这凄骨之寒,独自饮酒,独自回忆着年少的云梦双杰。

【晓薛】人生如初见

薛洋第一次遇见晓星尘,是在金陵城内的大街上。
金陵城非常的热闹,可是那个人的身边却是出奇的安静。嘈杂的人声和叫喊在经过他的身边的时候 ,像是被消除了一样,变得又清又柔,向云层里逸去。
那人一身白衣胜雪,清风徐来,扬起他的轻轻衣袂,清冷的阳光映照着他水晶般清澈无尘的面容,如此动人。
薛洋踮着脚尖,悄悄地走向他身边,在快要靠近他的时候,连呼吸都要屏住。生怕打扰那如画一般的人,生怕打破那如画一般难以屡遇的美景。
痴了。
那人察觉到薛洋注视的目光,转过头来对向薛洋。
薛洋却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,慌乱地把头一偏,就低了下去。
低头时似听见有人掩嘴轻笑。
脸颊渐渐染上绯红。
“想吃糖吗?”一声清澈好听的声音入耳,薛洋抬起头,看见那人被阳光斜照的脸,阳光淡淡的色泽映照着幻影一般的他的清瘦的身体。
“给你。”将糖放入薛洋手心,朝他微微一笑,转身,又翩然离去。
低头看向自己手心里的糖,愣了好久都没有说话。再抬头,那清雅飘逸的白衣已经远去。
支着双颊,只觉心里一种微颤。滚烫的眼泪迸出,流到下巴却凉了,掉在地上冷冷的。
这是多久,没有过的温暖了呢?

后来,薛洋打听到,那个白衣人叫晓星尘,是个道士,在金陵城三十里外的地方修行。
薛洋想方设法的进入了那个道观。
进大门的第一眼他就看向了他。还是那样的清冷,如明月一般的纯净无暇,不被红尘所染。
他走过去他身旁,弯起眉眼,嘴里露出一颗虎牙。
“你好啊这位道长,我叫薛洋。”
那人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露出一个淡若清风的笑容。
游丝牵惹杨柳,阳光掩映人面。
这一笑,便再也一不开眼了。